首頁 > 產業 >

中關村理想國際大廈NIO House 蔚來ET7登臺亮相

12月2日,在位于中關村理想國際大廈的NIO House,工作人員連夜將一層最好的展位騰給臺ET7純電轎車,這是蔚來成立以來的第四款車型。

苦等1年后,最早一批訂購用戶即將與愛車見面。

ET7不僅是蔚來重申豪華品牌定位的產品,也是在L2級別輔助駕駛內卷激烈的背景下,這家新造車勢力向外界展示即將攻關L4級自動駕駛決心的窗口。

從做工和用料,便不難看出ET7的豪華定位。其全系標配Microfiber超纖絨頂棚、Nappa真皮高級內飾,并采用此前車型均未涉及的木質裝飾件。

按照李斌的話,ET7的對手不是同價位電動車,而是BBA中高車型。

據了解,2021年車企受芯片供應困擾,BBA紛紛調高了產品售價,批發給4S店的也不例外。寶馬7系“丐版”最低售價76.5萬左右,而ET7頂配只要不到55萬。

與ET7登臺亮相呈呼應的,則是3年前推出ES8的逐漸退出。

過去12個月中,ES8單月銷量未曾突破2000臺。極端性況下,例如10月供應量缺貨,當月ES8交付量跌至兩百余臺。

半導體的迭代加速了智能汽車的迭代速度,幾乎和10年前智能手機一樣,走入了半年一換“芯”,2年性能翻一倍的淘汰進程。

由于電氣架構設計“老舊”,ES8采用的是被眾主機廠拋棄的Mobileye的EyeQ4輔助駕駛套件。有業內人士認為,今年8月的“蔚來NOP致死案”或許與ES8硬件“落伍”有直接關聯。

被譽為“管理哲學家”的查爾斯·漢迪,在《第二曲線》一書中寫到。任何企業、組織都適用于「S型曲線」—隱藏在持久而順風順水的高增長背后的,則是一條不可逆轉的“下坡路”。

蔚來想要能夠抵御S型曲線“詛咒”的,唯有創新。

車頂裝上激光雷達,內飾用上木質板材,不叫創新;在高價產品中,加入“親民”可選項,老用戶又不覺得丟面,叫創新。

唯有新車型,走量的那種。

2021年Q3財報電話會中,李斌透露,三款基于NT2.0平臺的新車已經在路上了,在合適時機與公眾見面。

壞消息是:流量光環,不好用了?!镐N售成本」最能反映一家公司的在行業的競爭態勢。

從2021年起,“賬上不缺錢”的蔚來似乎出手闊綽起來,銷售成本隨之節節攀升。

Q2銷售成本68.74億元,同比上漲101.5%;Q3銷售成本78.12億元,同比上漲98.3%。

要知道,2020年全年,蔚來銷售成本還不到40億元。就連瑞銀分析師也好奇:

“銷售管理費用似乎多了一些,研發費用反而沒有快速增加?”

李斌解釋,現階段"新進入者"眾多,銷售服務、換電網絡建設進入投入階段,所以支出增加。

蔚來曾引以為豪的漣漪式“傳銷”不再能給投資者想象空間,下半程,實打實的互聯網廣告及傳統漏斗模型,才是蔚來潛入消費者認知的最終方法論。

豪華純電競爭會越來越大。11月,通用旗下的豪華品牌凱迪拉克推出純電LYRIQ,定價43.97萬,這個區間與ES6頂配版本重合。

寶馬iX3月銷突破千臺,小鵬G9將在明年Q3交付——純電中大型SUV內卷加劇,消費者有了更多可選項,更何況,還是傳統主機廠的降維打擊。

一面是來自同行的壓力,一面是持續高增的營銷成本,蔚來將如何應對?或許接下來的NIO DAY將告訴我們答案。

責任編輯:Rex_14

国产欧美日产一区二区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