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技 >

“雙碳”背景下 新能源汽車面臨著哪些重大機遇和挑戰?

“我們以往更多的是先有技術再去談應用,就是我做出了這個技術,再把技術賣出去;但現在(在新能源汽車賽道上),我們希望更多地由下游需求反向拉動,尋找技術組合來解決痛點。”

這句話,體現出國家新能源汽車技術創新中心(以下簡稱“國創中心”)主任原誠寅的技術觀。目前,他正在做的事情便是做大國創中心平臺,導入資源,聚攏新能源汽車朋友圈,然后輸出資源,帶動著行業整體前行。

“雙碳”背景下,新能源汽車面臨著哪些重大機遇和挑戰?國創中心從哪些方面發力?12月7日,在2021第二屆國際先進車用材料創新應用峰會暨零碳智慧創新高峰論壇上,科技日報記者采訪了原誠寅。

我們推動的創新是要真正地解決行業痛點

在新能源汽車的浪潮下,圍繞汽車的技術創新、材料創新、產業升級、生態體系建設都將重構,這是業內共識。作為第二屆國際先進車用材料創新應用峰會的重要組成部分,新能源汽車技術(輕量化)創新拉力賽(以下簡稱“拉力賽”)引來不少關注。

因為疫情原因,今年的拉力賽邀請了少而精的項目團隊現場比拼。比如哈爾濱工業大學(威海)創新團隊帶來的“新能源汽車用鎂合金型材低碳高效積壓成型關鍵技術研究”,京津冀國家技術創新中心團隊帶來的“面向汽車輕量化的超混雜復合材料技術”等。

作為“總導演”,原誠寅認為這是發現好苗子,培養好苗子的機會。

他表示:“我們通過聚集行業技術專家、產業企業、社會資本、項目人才等優勢產業資源,梳理產業痛點、提出命題、征集解決方案,并以路演方式篩選入圍方案,最終以應用驗證性測試的形式驗收其技術先進性和產業落地的可能性。”

而做好“重大關鍵技術的策源地、先進科技成果的轉化地、中小微企業的孵化地”這三項重要使命正是科技部對國創中心的殷切期望。

一方面國創中心聚攏資源并輸出,持續對行業賦能;另一方面,該平臺加強與地方互動,形成與行業、與地方的“合縱連橫”態勢。

在雙碳政策和行業需求的雙重驅動下,新能源汽車“輕量化”是大勢所趨。作為“新材料名都”和擁有深厚“汽車基因”的老工業城市,山東省淄博市擁有產業基礎厚實、配套能力強大等“先發優勢”,應用場景豐富、氫能保障充足等“核心優勢”和技術路徑成熟、地方企業硬核等“本土優勢”。

這也成為本屆峰會落地淄博的理由。

原誠寅的考慮是:“我們作為國創中心,一方面要服務國家,服務產業;另一方面,要與地方形成互動,與企業、產業,與資本、技術協同起來。圍繞著國家戰略,行業需求推動場景創新,真正地解決行業痛點。”

“雙碳”背景下,新能源汽車面臨著挑戰與機遇并存

在新能源汽車趨熱的背景下,汽車輕量化成為基于國家政策和個人消費的剛性需求。

因此,原誠寅將拉力賽的焦點對準新能源汽車新材料行業四大命題,包括“先進車用材料及其應用創新”“低碳短流程制造技術”,“面向車用先進材料的全生命周期評價”及開放命題,這成為參賽隊伍的命題作文。

在四大賽道的眾多參賽項目中,最終有19個優秀項目脫穎而出,進入決賽。對于這些項目,原誠寅都十分看好。

“什么是好技術?”在他看來,在新能源汽車賽道上,技術無好壞之分,價值才是衡量標準。他進而解釋:“如何判斷技術的生命力?要對技術進行市場價值評估。最關鍵的一點在于衡量其是否切中市場痛點,是否真的是市場所需和所求。在進行產業轉移轉化的過程中,歷經大浪淘沙能將市場的路子走通,就說明這是具有生命力的好技術。”

而輕量化的另一面,就是降耗,乃至“零碳”。記者注意到,今年,國創中心首次將“零碳智慧創新高峰論壇”引入國際先進車用材料創新應用峰會。

在原誠寅心目中,新能源汽車的零碳方案應該是全生命周期的零碳,他表示:“第一,我希望新能源汽車的設計制造過程是零碳排放的;第二,其使用過程是零碳的;第三,這輛車的制造工廠是零碳的,再往前延伸,這輛車的制造材料也奔著零碳而去。”

他認為,要實現新能源汽車全生命周期的“零碳”目標,不可能一蹴而就,而是“先探索哪些技術是用得上的,哪些方向是大家可一塊去協同的,因為只要有了小規模的協同,拿出了一些有價值的東西,大家才能放大,最后擴展到整個產業,這個東西一定是滾雪球式的、螺旋式的發展前進。”

按照這一思路,肩負三大使命的國創中心一直在發現好技術,培養好技術。比如眼前的拉力賽,他和團隊會發掘出優秀團隊進行支持,目前已經陸續和幾百家企業形成了聯動。

談到“十四五”,原誠寅說:“‘十四五’期間,國創中心要做的,不僅僅是完成了重大技術的源頭創新以及創新成果的孵化,我們還要花大力氣多培養一些能‘頂天立地’的人才,為加快建設世界重要人才中心和創新高地做出自己的貢獻。”

責任編輯:Rex_14

国产欧美日产一区二区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