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數碼 >

惠州“一縣一案”“一校一策”開展校內課后服務 逐步探索建立教師參與校內課后服務激勵和獎補機制

今年9月,隨著《惠州市教育系統落實“雙減”政策20條(試行)》的出臺,惠州各地各校堅持公益性原則,“一縣(區)一案”“一校一策”開展校內課后服務工作,逐步探索建立教師參與校內課后服務的激勵和獎補機制。

課后服務是“雙減”的重要內容,惠州各地各校實施情況如何?近日,記者從惠州市教育局了解到,惠州全市必須開展校內課后服務的418所學校已全部提供校內課后服務,部分有條件的學校也主動提供課后服務。截至目前,惠州已有446所義務教育學校開展校內課后服務,惠及30多萬名學生。

輔導作業+特色課程學習興趣兩不誤

“孩子不寫作業,母慈子孝,一寫作業,雞飛狗跳”是不少家長輔導孩子寫作業的感受,“雙減”之后,惠州不少學校逐步實現“作業不出校”,獲家長點贊。

在惠州市實驗中學附屬學校,放學后校園依舊熱鬧。下午5時許,有學生在教室安靜地寫作業,老師不時為學生答疑解惑。運動場上,有學生在教練的指導下進行籃球等體育運動。學校將課后服務分為兩部分,一部分為學生自主學習,開展作業指導和答疑解惑等;另一部分是以興趣特色為主的第二課堂活動。三年(1)班的班主任張月季告訴記者,參加晚輔后大多數學生能實現“作業不出校門”。

副校長陳劍介紹,學校在校內課后服務期間開設了37項免費校內課程,參加學生達871人。同時還引進了籃球、跆拳道等6項第三方機構課程。

惠州市南壇小學實驗學校推行“書包不回家”活動,在全校開展校內晚輔服務,安排老師輔導學生在校內完成當日作業。該校班主任周潔介紹,這一服務得到了家長的歡迎,全班46名學生,參加晚輔的就有43人。

今年秋季學期起,博羅縣羅陽第四小學在實行校內午餐午休的基礎上,開展了“5+2”校內課后服務。周一至周五,學校開設了21個類別的興趣班、社團課程,辦了85個興趣班和社團小組,每個興趣班和社團既配備一名校外專業人士任教,同時配備一名本校教師帶班,促進學生興趣、愛好和個性、特長發展。

不僅如此,學校還改造和升級美術室、書法室、音樂室、舞蹈室、科學實驗室、綜合實踐活動室、電腦室等功能室,新建校園電視臺、中醫藥文化展館、快樂讀書吧、乒乓球館等,為大范圍開展校內課后服務提供場地和設施保障。同時,學校通過購買服務的形式,引入縣乒乓球協會、縣足球協會和籃球俱樂部、青少年體育俱樂部的專家教練,為學生提供專業指導。

博羅縣羅陽第四小學校長梁云輝介紹,學校2019年起就開展校內課后服務,一直堅持“校內力量主導、校外力量協助”的模式,以學校管理為主,通過公開招投標選擇符合資質的第三方機構協助開展,并邀請家委會參與監督和管理工作。

“一校一策”落地收費比校外實惠

博羅縣羅陽第四小學的課后服務同樣受到了家長的歡迎。梁云輝介紹,學校共有學生3188人,其中有1376名學生報名參加校內課后服務,占學生總人數的43%。另有1037人參加了校內課后服務的興趣班社團活動。

開展校內課后服務的過程中,收費是許多家長關心的問題。博羅縣羅陽第四小學家委會在參與校內課后服務的監督過程中,有不少家長對校內課后服務的收費提出疑問,該校一一進行了回應。

梁云輝表示,學校開展校內課后服務始終遵循學生家長自愿參加的原則,服務課程收費公示公開,并且各項服務課程收費價格均比校外便宜。以興趣類課程為例,籃球課校外培訓機構每節課80元,而校內(兩個課時)只需30元;乒乓球課校外校訓機構每節課要50元,而校內(兩個課時)只需30元,其他如鋼琴、美術等課程的收費也遠低于校外機構。同時,學校為36名家庭經濟困難學生減免了參加校內課后服務的費用。

陳志海的孩子今年讀四年級,他告訴記者,此前孩子一直在校外托管機構托管,這學期孩子取消了校外托管,下午放學后參加了校內晚輔,不僅費用便宜了幾百元,而且每天的作業也基本可以在學校完成。“學校晚托一個學期500元—600元很實惠,老師會輔導孩子完成作業,這對雙職工家庭來說,太幸福了!”他說。

今年秋季學期以來,惠州南壇小學正式實施校內課后服務,1-2年級的課后服務主要是社團活動和自主閱讀,3-6年級則是完成課業和社團活動。學校相關負責人介紹,根據上級部門要求,課后服務將實行普惠性收費,具體收費標準待相關部門核定后補收。

記者從惠州市教育局了解到,目前惠州各地各校按照“一縣(區)一案”“一校一策”開展校內課后服務工作,在收費方面,有的縣區已聯動相關政府部門,出臺價格收費標準或采取價格備案制,有的縣區校內課后服務暫未收費。該局相關負責人稱,待省落地政策出臺后,收費和補貼等方面將有進一步的指引。

校內外齊抓共管切實減輕家長負擔

目前,惠州各地各校在開展“5+2”校內課后服務時間主要以下午放學后的2個課時為主。而有不少具備條件的學校積極主動提供校內午餐午托服務。

陳麗華的兩個孩子都在惠州市南壇小學鼎峰分校就讀,并在學校午餐午休。目前學校有近600個床位供學生午休。學校開設可容納近400人就餐的飯堂,安排了8間大寢室,并安裝有空調、飲水機等配套設施,每名學生都有固定床位。“以往一天接送來回就得至少8趟,現在學校提供午餐午休服務,大大方便了我們雙職工家庭。”她說。

今年初,惠州市教育局制定印發《關于進一步加強義務教育階段學生午餐午休管理的意見》,推進學校想方設法克服困難,會同家長委員會因地制宜制定校內午餐午休服務等課后服務實施方案,明確服務范圍、實施形式、人員安排、安全保障,保障學生午餐營養健康、午休衛生安全。共有11家持證學生集體用餐配送單位,為惠城、博羅、惠東、龍門、仲愷等縣區未建食堂的學校供餐(早餐、中餐)。截至10月10日,全市有7個縣區201所學校開展校內午餐午休服務,受惠學生約10.1萬人,占全市中小學生總數約11.7%。

博羅縣羅陽第四小學也積極創造條件,提供更多的床位,滿足家長和學生需求。梁云輝介紹,今年暑假期間學校投入50多萬元對午休宿舍進行改造和擴建,學校能夠提供床位998張,飯堂則能夠同時滿足約1000名學生同時午餐。學校還新聘了17名具有大學??苹虮究茖W歷并具有教師資格證書的教師參與中午午休管理和下午作業輔導管理等,提高校內課后服務的質量。

與此同時,校外托管機構的監管也是惠州教育部門關注重點。今年,惠州市教育局制定印發《惠州市校外托管機構服務和監管工作指南(試行)》,推動各中小學校積極開展校外托管機構摸排登記和陪餐檢查。目前惠州納入統計的校外托管機構有1408家,為全市約5.2萬名學生提供校外托管服務,占全市中小學生總數約6%。此外,惠州還組織成立校外托管機構服務協會,加強行業自律,并上線校外托管機構信息管理平臺。

在惠州市富民小學的校門口,專門為托管機構開辟出了接送學生的區域,這是惠州各學校、校外托管機構聯動的縮影。在富民小學周圍經營數年的某午托機構負責人李雪(化名)告訴記者,學校會整合資源邀請校外托管機構開展安全培訓,分享最新的安全經營要求,與校外托管機構開展疫情聯防聯控、安全檢查等。

隨著校內課后服務的開展,校外托管機構的生源有所減少。“我們機構的生源減少了一半,一方面是疫情影響,另一方面是學校有了看護服務,對校外托管機構沖擊還是挺大的。”李雪說,“雙減”后,晚托的學生幾乎都流失了,很多機構都關門或嘗試轉型,她自己也正在嘗試重新做回老師。

責任編輯:Rex_10

国产欧美日产一区二区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