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通訊 >

廣東批準汕頭、潮州和揭陽三地潮劇保護傳承條例

“潮汕從未像今天這樣,重視潮劇的保護與傳承。”從藝60多年的潮劇導演吳殿祥感嘆道。

日前,廣東省人大常委會同時審查批準了汕頭、潮州、揭陽三地的潮劇保護傳承條例,三部條例將于2022年1月1日起施行。為保護一個地方劇種,廣東三個地級市開展區域協同立法,這在地方立法史上尚屬首次,也開創了全國在文化領域協同立法的先例。

但這次協同立法的過程并非一帆風順。協同立法如何“求同存異、凸顯協同”,下一步如何推動地方性法規的貫徹實施?12月5日至7日,羊城晚報記者走訪汕潮揭三市,了解了具體情況。

為何立法

劇團發展舉步維艱

人才斷層愈加突出

在傳統戲劇戲曲式微的大環境下,疫情讓擁有580年歷史的潮劇發展更加舉步維艱。

最近,吳殿祥接到了一個“很痛心”的消息:擁有幾十年歷史的汕頭潮陽潮劇團解散了。疫情暴發后,所有的線下演出全部取消,潮劇團發不出工資,只能解散。

民營潮劇演出院團舉步維艱,國有潮劇演出劇團的日子也不好過。潮州市饒平縣潮劇團副團長余御云有一肚子苦水。“疫情前,我們每年有200多場演出,現在這兩年的演出加起來不過20場。”她說,演員們每個月工資只有900多元。

同時,潮劇發展的人才斷層問題愈加突出。“潮劇在走下坡路,人才只出不進,斷層現象非常明顯。”來自潮州市潮劇團的著名潮劇表演藝術家陳潮欽說,自己馬上就要退休了,整個劇團將面臨男演員“后繼無人”的尷尬。

表演形式單一、演出場所缺乏、人才流失嚴重、財政投入不足……多重因素疊加疫情影響,許多潮劇的經典劇目、唱腔、表演技藝面臨失傳風險。通過立法保護傳承潮劇發展,刻不容緩。

立法難點

文化領域協同立法

國內毫無經驗可循

今年1月,在廣東省人大會議期間,來自潮州代表團的省人大代表余建紅提出了開展潮劇保護協同立法的建議。

“我們本計劃在2022年開展潮劇保護的相關立法工作。” 潮州市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副主任莊瑾瑜說,但代表建議直接推動了這一立法進程,協同立法也得到了省人大常委會法工委的積極支持。

汕頭、潮州、揭陽同屬潮州文化區域,這為三地開展區域協同立法的基礎。今年4月,省人大常委會召開協同立法工作會,確定了“一方(潮州)起草,多方征求意見,協同確定主要制度,允許保留地方特色”工作方式。

作為潮劇的發祥地,潮州人大常委會扛起了協同立法“牽頭單位”的重任。但莊瑾瑜坦言,立法過程困難重重——其一,國內并無文化領域區域協同立法的先例,廣東也是首次開展區域協同立法工作,毫無經驗可循;其二,三地經濟基礎不同,潮劇的隊伍建設、人才培養、資金投入上也存在很大差距,法規制度設計難以高度統一;其三,三地立法機關不存在隸屬關系,協調難度大;其四,三地的立法權限不同,作為設區的市,潮州、揭陽的立法權遠小于擁有特區立法權的汕頭。

協同立法過程,也是三地“求同存異、凸顯協同”的過程。汕頭市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副主任黃楚瑜表示,今年6月,省人大常委會召開的協同立法論證會上,三地法規的名稱并不統一。

“當時,潮州的條例草案名稱為《潮州市潮劇文化保護傳承條例》,我們建議刪去‘文化’二字。”黃楚瑜認為,潮劇文化的內涵非常豐富,去掉“文化”兩字,更加聚焦潮劇保護,彰顯立法的“小切口”“小快靈”。這條建議,最終也被潮州采納。“協同立法中,我們與潮州、揭陽加強溝通,在比較借鑒中取長補短,法規內容既有協同又凸顯地方特色。”她說。

條例亮點

結合本地發展實際

三地條例亮點紛呈

記者梳理三地出臺的條例發現,三地法規的框架結構相似,原則性規定基本統一,如:立法目的、保護傳承對象、保護原則等。但三地結合自身經濟社會發展和潮劇發展的實際,又各有亮點。

《潮州市潮劇保護傳承條例》的一大亮點是將潮劇文化保護傳承與古城旅游融合在一起,規定政府應當在古城區設立包括潮劇大戲院、潮劇茶樓、潮劇文化展示館等市級潮劇文化主題園區,打造潮州文化名片和展示窗口。同時,將潮劇文化與傳統工藝美術融合,創作以潮劇文化為題材的旅游工藝品,促進潮劇文化傳播。

《揭陽市潮劇保護傳承條例》的一個條款,引起了黃錫宏的關注。條例要求監管部門加強對經營性潮劇演出活動的管理,依法查處各類違法違規演出活動。黃錫宏認為:“短期看,這項規定可以規范演出市場;長遠看,可以提高潮劇院團的整體演出水平。”

作為三地經濟發展水平最好、潮劇發展最好的地市,汕頭的法規干貨滿滿?!渡穷^市潮劇保護傳承條例》通過后,吳殿祥發現自己提的建議最終被采納,并寫入法律文本。

在立法階段,汕頭市人大常委會曾到吳殿祥所工作的廣東潮劇院征求意見。“當時我提出,潮劇人才的培養要符合潮劇院的發展需要。”他舉例,部分潮劇從藝者從小學藝,可能就存在一些業務能力很強、文化水平偏低的特殊人才,無法進入到國有劇團,“想要的人進不來,招來的卻不想要”。

吳殿祥的提議,得到了眾多潮劇專家的響應。對此,汕頭市在立法中明確規定,靈活采用多種渠道、不同方式引進潮劇專業人才、聘用特殊人才,合理確定薪資報酬,特別是明確規定“對高層次人才、關鍵崗位、業務骨干或者緊缺急需人才,可以實行協議工資、項目工資、年薪制等分配方式”,多種形式培養和儲備潮劇人才,凸顯廣東潮劇院、汕頭文化藝術學校在潮劇人才藝術培養及潮劇藝術的研究、傳承、展演等方面的優勢。

值得關注的是,本次區域協同立法的最大亮點是三地立法機關達成共識,在九個方面建立完善潮劇保護傳承區域合作機制:如在共同設立潮劇藝術節、建立區域名家收徒傳藝機制、協作開展區域潮劇人才培養等方面開展合作。

貫徹實施

合力推動法規早日落地

期望三市繼續協同立法

“立法只是邁出了潮劇保護傳承的第一步。” 吳殿祥說,很多法律條文都需要政府部門出臺相關配套政策予以落實,“期待相關部門早日出臺細則,真正將法規落到實處”。

據悉,三地的條例將于2022年1月1日同步施行。

“目前,我們正在準備條例的宣講工作。”潮州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張傳勝介紹,根據潮州的條例規定,政府應當定期向同級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報告潮劇保護傳承工作情況,“我們計劃明年就聽取政府關于潮劇保護傳承的專項工作報告”。

此外,條例中明確規定,三地應當加強相關政府部門之間的工作協作,通過區域會商、信息共享、聯動執法等方式,提高區域潮劇保護傳承水平。三地立法機關也都明確提出,將通過開展執法檢查等方式,督促政府部門出臺配套措施,促進條例落地。

但目前,三地立法機關的聯動機制尚未建立。對此,揭陽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秦雯表示:“希望省人大常委會繼續加大對三地立法機關的指導,通過協調三地同步開展執法檢查等方式,促進潮劇的保護傳承和發展。”

“希望三地建立協同立法的工作機制,推動協同立法實現制度化、常態化。”莊瑾瑜認為, 本次在省人大常委會法工委的指導下,三市協同立法工作順利完成,為廣東開展區域協同立法積累了經驗,也為地方立法拓展了廣闊的空間。“汕潮揭三市文化相近、轄區相接,期待三市未來可以繼續在歷史文化資源保護、生態環境保護、城鄉建設與管理等領域,繼續開展區域協同立法,以立法引領三市同城化發展的進程。”

責任編輯:Rex_10

国产欧美日产一区二区三区